<menu id="kw4au"><menu id="kw4au"></menu></menu><menu id="kw4au"><menu id="kw4au"></menu></menu><menu id="kw4au"><tt id="kw4au"></tt></menu>
  • <menu id="kw4au"></menu>
    <menu id="kw4au"><menu id="kw4au"></menu></menu>
    <xmp id="kw4au"><nav id="kw4au"></nav>
  • 碳中和遠比我們想象的復雜,是時間換賽道了!

    在全球能源轉型的道路上,歐洲無疑是公認的先鋒。20世紀70年代發生的兩次石油危機,對歐美等發達經濟體造成了巨大影響。物資短缺,物價飆漲,失業率也節節攀升。節衣縮食,減少能耗,成了那一代歐洲人的集體記憶。

    狠狠吃過能源危機苦頭,才使得歐洲走在綠色轉型前頭。2019年12月,歐盟委員會發布《歐洲綠色新政》,提出了到2050年歐盟實現溫室氣體凈零排放并且實現經濟增長與資源消耗脫鉤的宏偉目標。綠色新政從碳中和、減少污染、歐洲企業清潔化、攜手并進四個方面推進,并發布了一萬億歐元的資金預算。

    如今三年已近,在綠色新政實施的過程中,既有碩果累累,也有經驗教訓。這些都是寶貴的財富,可以作為我們能源轉型與碳中和的參考與借鑒。

    2021年,華為數字能源技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華為數字能源”)打造大型訪談節目《方博碳討室》,聚焦“碳中和”相關議題,邀請各領域專家探討“碳中和”相關產業趨勢、前沿技術,分享觀點與思考。最近的第六期主題為《歐洲綠色能源轉型之路》,邀請了UNFCCC、全球太陽能理事會主席等專家,共同探討了歐洲在能源轉型方面的經驗及對于全球“碳中和”實現路徑的思考。同時,這也是《方博碳討室》首次漂洋過海將會客廳搬到國外,面向國內觀眾分享歐洲“碳中和”進行時現場。

    在能源轉型路上,歐洲要付出多少成本?

    借鑒歷史經驗,堅定走綠色轉型之路,也是歐洲給能源危機開出的一劑長期藥方。歐盟委員主席馮德萊恩就曾說:“化石燃料經濟已經達到極限,現在到了更注重創新、使用更清潔能源的時候。”

    歐洲綠色新政發布后,清潔能源轉型成為重點發展方向,許多國家投資目標對準了光伏和風能。以西班牙為例,政府撥款9億歐元鼓勵自發自用;意大利政府也劃撥專項資金并為自發自用項目減免稅費;法國政府也宣布了建設90GW光伏項目的計劃。

    三年即將過去,我們看到,多項政策都得到了落地。我不清楚當初制定綠色新政時是否考慮到這些新能源項目的經濟,畢竟成本并不是綠色新政首要考慮的問題。但時至今日,歐洲感受到了發展清潔能源的一個更為重要的好處,那就是比化石能源更便宜。

    長期以來,人們對清潔能源存有一個刻板印象,那就是價格昂貴。但隨著近年來度電成本的快速下降,光伏發電已經在全球范圍內做到了“價上網”、可以與傳統火電一較高下的地步。歐洲也不例外。都認為光伏發電等清潔能源是昂貴的,未曾想過“光伏發電”有朝一日會成為“降低電價”的大好機會。歐洲的經驗告訴我們,這一幕正在上演。

    事實上,在中國絕大多數光照好的地方,光伏發電的成本也已經低于燃煤發電。全國人大代表、通威集團董事局主席劉漢元曾提到“隨著產業規模不斷擴大,技術迭代升級不斷加快,智能制造迅速推廣,光伏發電成本下降了90%以上。與此同時,我國光伏發電成本也有了大幅降低,截至目前已降到0.3元/千瓦時以內。”在2021年四川甘孜州正斗一期的200MW光伏項目招標中,甚至報出0.1476元/千瓦時的超低價格。這種既便宜,又環境友好的能源,當然是要大力發展。

    實踐也多次證明了可再生能源的優勢:一旦建成幾乎不再消耗資源,技術上也相對可靠,價格還穩定。在訪談中,全球太陽能理事會主席José Donoso一再強調發展光伏不僅是關注環境的需要,同樣也是經濟發展的需要,二者并不矛盾。“這是降低能源消費價格和擺脫對他國能源依賴的機會。” José Donoso說。

    圖片2.jpg

    眾所周知,歐洲能源對外高度依賴,過去5年里,歐盟約有57%到60%的能源消耗依賴化石能源進口。世界銀行報告也顯示,2022年,歐洲天然氣價格將是2021年的兩倍,煤炭價格上漲80%,均創歷史新高。加之地緣政治沖突、能源制裁等因素的影響,歐洲綠色能源轉型這條路,或還將加快節奏。

    正所謂“求人不如求己”。面對國際上高企的原油與天然氣價格,歐洲除了擴展能源進口來源外,還需要推動自身的能源發展,用“兩條腿”走路,才能維護歐洲能源供應的穩定與安全。而為實現這一目標,發展清潔能源以及推動自身能源轉型已經成為歐洲必然的選擇。它雖不能立竿見影,但從長遠來看,卻有助于增強歐洲人抵御更多寒冬的能力。

    打破能源“不可能三角” ,演繹科技與自然的和諧共生

    因為光伏發電從能源角度來看是最好的選擇,所以在訪談中大家還討論了歐洲在光伏發展過程中遇到的問題和一些解決方案。

    首先是用地問題,光伏發電什么都好,就是非常占地方,特別是在歐洲這種本來地方就不大,光照還不是那么理想的地方。歐洲的解決方案是大力發展分布式光伏,各種屋頂,墻面什么的,只要能曬著太陽的,都貼上光伏板。這也是光伏發電的一大優勢:可以拆分成很小的模塊獨立運行,而且安裝簡單,只需要接上華為智能組串式逆變器就可能為家里供電。華為歐洲數字能源業務部副裁Michel FRAISSE在訪談中舉了個生動的例子,屋頂光伏就像在自家菜園里種了菜,菜園里豆子太多了,那就可以把豆子放到冰箱里,這就相當于配置儲能。正所謂,家中有糧,心中不慌。

    另一個問題是環境影響問題,很多人認為光伏好是好,但是別在我家旁邊建。這是人們對科技產物的固有偏見,認為科技產物一定會破壞當地的生態。我也碰見過很多人,認為建了光伏電站,就把當地的光全部吸收了,電站下面的地就寸草不生。在這次訪談中José Donoso教授介紹到,他們做了大量調查,發現光伏電站不但不會破壞當地生態,反而會大幅改善電站附近的生物多樣,可以說真正做到了科技與自然的和諧共生。所以,我們需要做的是多與當地居民溝通,讓當地居民摒棄對光伏電站的偏見,這樣才能更好推廣光伏發電。

    圖片3.jpg

    而在中國,光伏發電不但改善當地生態,還結合當地資源,開展農光互補、漁光互補、林光互補等創收項目,既增加當地就業,又為當地居民創收,這對于某些偏遠山區的鄉村振興,是一種非常好的模式。我曾去考察四川涼山州貧困山區喜德縣的農光互補項目,當地農民被招募來管理光伏電站,同時在電站區域放牧,互不耽誤,為當地增加了不少收入。

    開放宏觀經濟學有一個著名的“不可能三角”理論,即中央銀行貨政策獨立、固定匯率制度和跨境資本自由流動三者不能兼顧。其實,能源領域也有一個“不可能三角”理論,即能源的安全、綠色和廉價三個要素,在某種程度上很難同時達到安全穩定、綠色環保并且經濟廉價。但如今我們可以看到,光伏正是解決人類文明“能源不可能三角問題”的鑰匙,別說什么“魚和熊掌不可兼得”,安全綠色和廉價,它都要。

    此外,分布式光伏不但是能源自給自足的最佳解決方案,還是未來ICT產業轉型、智慧交通、智慧城市的重要推手。當家家戶戶都成為能源中心后,它不但可以滿足自己的需求,而且可以滿足城市的能源需求,城市及交通的能源也將變得更加的智慧化,它可以利用最近的能源供應而非千里之外單一的能源供給,這可以極大提高城市和交通能源的韌,為未來智能電網的發展打下堅實基礎。

    圖片4.jpg

    碳手印與ICT,碳中和需要深度思考“人類的核心需求”

    去年12月,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預測:如果能耗持續增加,到本世紀末全球氣溫將升高2.7°C。2.7°C是什么概念?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PCC)的報告指出,全球溫升要控制在1.5°C之內,超過這個數值,人類就會遭受毀滅打擊。面對這一生存問題,各國都提出了或長期或短期的碳排放目標。

    而在本次訪談中,UNFCCC全球創新中心項目執行官Massamba Thioye提出了一個令我印象最為深刻的觀點。他認為實現碳中和光從各行各業自身如何降低碳排放遠遠不夠,我們更需要做的是回歸人類的核心需求,然后如何利用創新去重塑價值鏈和供應鏈。用中國人的方式來說就是不要頭痛醫頭,腳痛醫腳,而是要直達病灶并進行根治。

    拿交通行業的碳中和來舉例,一談到降低交通行業的碳中和,大家的關注點都是用電動汽車替代傳統油車。但人類的核心需求并不是開車,而是達到某個出行的目的。假如我們能夠通過某種方式不用開車就達到出行的目的,那是不是就不用考慮減少車輛碳排放的問題了?

    例如現在大部分人開車都是為了上班,而如果我通過搬家讓自己離上班地點非常近,只需要走路或者騎自行車就能到達目的地,或者直接在家辦公也能達到同樣工作的目的,那就繞過了車輛減排的問題,這就是Massamba 在訪談中提到的交通領域減排思路:“足不出戶 卻能盡知天下事”。

    圖片5.jpg

    事實上新冠期間這一設想也得到了應驗,大部分人通過居家辦公也能讓工作順利推進,這樣就大大減少了出行產生的碳排放。根據國際能源署相關數據,即使2021年全球碳排放已經恢復到略高于2019年新冠大流行的水,交通領域碳排放仍比新冠大流行前低8%、約6億噸二氧化碳當量,可以說這6億噸的減排量大部分來自ICT的功勞。

    我們再深入思考一下,如果居家辦公成為新常態,那么減少的將不僅僅是開車帶來的碳排放。我們不再需要實際的辦公場所,也就不需要辦公樓,那將減少樓宇建設所產生的大量碳排放,取而代之的,可能是虛擬的辦公室和會議室。少了頻繁的面對面交流,我們也會大量減少對衣物的需求,從而減少生產衣物帶來的排放,取而代之的可能是一些虛擬的服裝甚至是人設的變更——比如在虛擬世界中把自己設定成一只熊貓。當然這一切設想的實現并非沒有代價,它的代價就是會帶來ICT碳排放的增加。

    根據訪談中方博士的介紹,全球所有電力中大約有3-5%是用于ICT產業,隨著區塊鏈、元宇宙等概念的興起,這一比例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增加。如果按照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治理理念,那么我們應該遏制ICT領域碳排放的增加。但顯然這對于全球體的碳排放降低是不利的,因為我們需要考慮ICT行業對其它行業碳減排的貢獻。

    那么如何衡量ICT行業對其它行業碳減排的貢獻呢,Massamba在訪談中提到了“碳手印”這個概念。所謂碳手印就是指某個措施對環境的體凈影響。比如全球碳排放是100噸,因為ICT的發展碳排放增加了1噸,但是其它行業的碳排放因為ICT發展降低了10噸。那么ICT對全球碳排放的凈影響則是降低了9噸。

    這個概念有點類似于CDM機制中,計算某個項目的減排量采用的基準線排放和項目排放概念。不過一個產業的興起對另一個產業的減排影響屬于間接影響,我們很難量化一個數據中心間接減少了多少次出行,但我們不能忽視這個影響。就像Massamba說的,碳中和需要回歸人類的核心需求,進而對產業鏈進行重構。在這場重構中,可能會誕生新的產業,光伏也好,ICT也罷,雖然他們自身的碳排放可能隨著產業的快速發展而增加,但我們更應該注重這些產業的“碳手印”,這樣才能更加有效地實現碳減排。

    《零碳社會》的作者杰米里·里夫金曾斷言:碳泡沫是人類歷史上最大的經濟泡沫。而化石燃料文明的崩潰,很可能發生在2023-2030年之間。那么,誰能取代其地位?列國政府將目光投向核能、光能、風力、水力等新能源。而在新能源之上,以歐洲為首的發達國家,還畫出了一幅更宏偉的藍圖——碳中和。

    毫無疑問,在低碳這方面,歐洲已經走在全球的前列,其碳中和目標最具野心,行動力也最高,火電已經在這片土地上淪為“棄子”。例如,在西班牙和英國,火電的占比僅為4%和2%。依據BP的《能源統計年鑒》,2020年,歐洲煤炭發電比例降至14%(相較2015年下降20個百分點),核電占比為25%,天然氣發電占比約19%(相較2015年提升14個百分點),可再生能源發電升至37%。

    碳中和是一場廣泛而深刻的經濟社會系統變革,全世界都在朝著這方向努力的同時,大家其實也都是在摸著石頭過河,沒有任何一個人敢說自己走的路線是絕對正確的,正是因為如此,才需要像《方博碳討室》這樣的節目,跳出公司與國家的框架,在全球范圍內尋找碳中和道路上的先行者,分享各自在碳中和道路上的經驗與教訓,這樣才能在不斷的探討中優化碳中和的實現路徑,最終達到碳中和的最終目標。

    這并不是一個環保目標,更是一個生存目標——在全人類生存危機面前,這是天然的選擇。

    免責聲明:市場有風險,選擇需謹慎!此文僅供參考,不作買賣依據。

    關鍵詞:

    來源:ITBear科技資訊
    編輯:GY653

    免責聲明:本網站內容主要來自原創、合作媒體供稿和第三方自媒體作者投稿,凡在本網站出現的信息,均僅供參考。本網站將盡力確保所提供信息的準確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證有關資料的準確性及可靠性,讀者在使用前請進一步核實,并對任何自主決定的行為負責。本網站對有關資料所引致的錯誤、不確或遺漏,概不負任何法律責任。任何單位或個人認為本網站中的網頁或鏈接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識產權或存在不實內容時,應及時向本網站提出書面權利通知或不實情況說明,并提供身份證明、權屬證明及詳細侵權或不實情況證明。本網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將會依法盡快聯系相關文章源頭核實,溝通刪除相關內容或斷開相關鏈接。

    • 相關推薦
    中文字幕人妻高清乱码,国色天香在线观看完整版,男人扒开女人下面狂躁动的视频
    <menu id="kw4au"><menu id="kw4au"></menu></menu><menu id="kw4au"><menu id="kw4au"></menu></menu><menu id="kw4au"><tt id="kw4au"></tt></menu>
  • <menu id="kw4au"></menu>
    <menu id="kw4au"><menu id="kw4au"></menu></menu>
    <xmp id="kw4au"><nav id="kw4au"></nav>